欢迎访问诺亚文章网
你的位置:首页 > 美文 > 原创美文 > 文章正文

“抓完小三去蹦迪,我被骗P了”

时间: 2019-05-02 | 作者:小鱼爱柯基 | 来源: 诺亚文章网 | 编辑: admin | 阅读:

  1玫瑰情侣酒店2023号房传来一个女人惊恐的叫声。

  “你是谁?我怎么会在这里?”苏兰用被子盖住自己赤裸的身体,对着身边留着平头的男人质问道。

  苏兰只记得自己昨晚从家里出来去了酒吧,心情不好就多喝了几杯,迷迷糊糊之间喝了一个男人递过的酒…之后的事情她什么也记不起来了。

  然而下身隐隐的疼痛,已使苏兰意识到昨夜的疯狂。

  但自己酒量一向不错,即便喝多了,又怎会因一杯酒完全失去意识呢?

  平头男冷笑一声,瞥了一眼苏兰尚未遮盖的雪白肌肤,无视她厌恶的眼神,光着屁股从地上散落的衣物中掏出烟,点燃了一根。

  “少装清纯了,孤身一人来夜店买醉的女人,为的,不就是那一回事吗?”

  “你放屁!”苏兰既愤怒又恶心。

2

  不断摇晃的公交车使得苏兰刚才平息下的胃又开始翻滚起来。

  明明离家还有两站地的距离,她却跌跌撞撞的下了车,扶住路旁的栏杆,对着一块草坪吐得天昏地暗。

  再抬起头时,正午的阳光恰巧洒了下来,然而置身于此的苏兰,却感觉浑身冰冷。

  手机在大衣口袋里不停的震动着,丈夫江鹏远的电话正一遍遍打来。苏兰故意不去接。她踩着高跟鞋,好不容易拦到一辆出租,刚坐上车,便传来两声微信的提示音。

  “老婆别生气了,我真不是故意的。”

  苏兰想回句狠话,删了改,改了删,总觉得骂的还不够恶毒。她万万没想到江鹏远会背叛自己。就在昨天,他在外包养的小三竟一个电话打到苏兰手机,说是怀上了江鹏远的孩子,叫她趁早让位。

  “我答应你,拆迁的两套房产,一套写在你名下,行不行?就原谅我吧!”

  看到第二条消息,苏兰的脸色才逐渐由阴转晴。指尖在触屏键盘上磨蹭了许久,才回复说:“那她呢?你想怎么解决?”

  “给点小钱,让她去打掉就行了。”

  苏兰这才满意的收回手机,浑身顿时轻松许多。

  这次江鹏远老家拆迁,政府共赔付他两套城区房。

  苏兰已经决定了,等房子一到手,便直接卖掉,得来的钱除了可以改善生活外,还得马上还清欠下的公款。

  苏兰当初一时鬼迷心窍,挪用了公款去做理财投资,没想理财公司竟是骗子公司,她才刚因巨额盈利乐呵了没两天,对方就找不到人了。

  苏兰不敢报警,要是报了警,挪用公款的事也会暴露。也只好哑巴吃黄连,有苦说不出。

  苏兰自己手里没什么钱,父母早逝,老家那边更是无依无靠,但丈夫江鹏远却是一家上市公司的总经理,200万对他来说也不是什么大数目。

  苏兰之所以不敢找他要,一是不好意思张口,二是这事和江鹏远一说,婆婆也必然会知道。

  那女人本来就看不上自己,从苏兰与江鹏远结婚起就时不时的找她的麻烦,要知道这事,肯定无论如何都会逼着江鹏远离婚。

  苏兰也想离婚,却没有那个胆子。30岁的女人了,就算保养的再好也没法和那些20刚出头的小姑娘比。

  现在的有钱人各个比猴还精,哪还有像江鹏远这种冤大头肯为自己这个徐老半娘花钱?

3

  此时,家里的江鹏远正焦头烂额。

  他说谎了,他其实根本不想让小三将孩子流掉,相反,他迫切的想要个自己的孩子。

  整整6年,苏兰的肚子就是一点动静都没有。妈那边一直催的紧,加上最近又在医院查出了胃癌晚期,老人家唯一的心愿就是有生之年能摸一把孙子的小脸蛋。

  他心里着急,却畏惧着苏兰的脾气,也不敢明里和苏兰提出去医院检查的事。倒是小三的突然怀孕带给了江鹏远新的希望。

  只是,那头的小三还在美滋滋的以为,只要孩子生下来,立马就可以转正。

  谁知江鹏远却一直没想过休妻扶妾这一说,不然也不会在外打拼这么多年,围在身边的莺燕不少,他却只糊涂了一次。

  连他也没想到,只那么一次,就中了招。

  门响了,苏兰提拉着拖鞋进了客厅,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。

  江鹏远只敢远远盯着她。小三的事情毕竟自己理亏,昨天苏兰已经和他大闹了一通,他生怕这会儿哪一句又惹得这个小祖宗不高兴了。

  实际上,江鹏远是爱苏兰的。

  他其实一直明镜着,凭苏兰的学历与外貌,不是因为钱,绝对看不上自己这个土老粗。

  特别是最近几年,自己在外应酬多了,头发越来越少,肚子却越来越凸。每次趁着夜深,他爬上苏兰的床,都会借着月光明显看清她嫌恶的神情。

  但没办法,他就是喜欢她。从7年前的一场慈善晚会,苏兰一袭浅蓝色的礼服裙,勾勒出纤细的腰身,头发微微卷起露出白皙修长的脖颈,耳朵小巧而圆润,纤纤玉指在琴键上舞动着,神情专注而又陶醉。

  那时的她,真的很美。

  一想到他们的初识,江鹏远心底就涌出一种浓郁的幸福感。当初台上那个美丽的姑娘,已成为了他的妻。

  无论她现在喜欢自己好,讨厌自己也罢,她都与他同床共枕了那么多年。

  谁说钱得不到爱情?他这不得到了?

  苏兰走到江鹏远面前,劈头盖脸就问:“房子的事怎么样了?什么时候能转移到我名下?”

  下班前,苏兰特意去找了财务部的小张,小张也追过苏兰,直到她嫁给江鹏远,还时不时的对苏兰献殷勤。

  苏兰将小张拉到茶水间,胡乱编了些不得以的理由,将自己挪用公款的事坦白,无辜的大眼可怜巴巴的盯住小张,让他帮忙出个主意。

  小张虽一直暗恋苏兰,但人却不傻,涉及自身利害问题还是拎得清的。

  只能答应苏兰帮她暂且压半个月,叫她必须赶紧想办法补上窟窿,如若不然,他也没辙。

  “房子的事快了,最多不超过半个月,到时我就直接写上你的名。”江鹏远观察着苏兰的脸色,小心翼翼的问:“怎么?你着急要用钱?”

  “钱我倒不着急,就怕我这稍微晚一步,你在外包养的那个小妖精就连人带房全卷走了。”

  苏兰也不知为何,明明她就只在乎江鹏远的钱,怎么提及小三,心底却无故的生出几分醋意来。

  人非草木,孰能无情?其实这么多年来,她也渐渐的依恋上了眼前的男人。

  也只有这么解释了。

  江鹏远垂着头不说话,当然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。此刻他只有在心里默默祈祷那边的小三能平稳的将孩子生下来。

  为了顺遂母亲最后的愿望,也只能对不起苏兰了。

4

  房子终于下来了,下周一江鹏远就带着苏兰去办手续,苏兰早已找好了买家,到时就等着一手交房一手交钱。

  小张说领导星期四过来检查工作,所以留给苏兰的时间还算充裕。

  期间,苏兰一改往日的态度,变得温柔可人,百依百顺起来,倒令江鹏远有些受宠若惊。

  但江鹏远和苏兰都一致觉得,这段时间是两人结婚以来最甜蜜幸福的时光。

  苏兰一直认为自己与江鹏远的结合就是鲜花插在了牛粪上,以至于这么多年,她从未想真正了解过自己的丈夫。

  这半个月来,苏兰每天做好晚饭等待江鹏远回来。

  本来只是刻意讨好,饭也做得差强人意,却没想到江鹏远竟如此容易满足。

  晚饭后,沏一壶普洱,两人就此闲坐在沙发上,喝茶,闲聊,竟一下找出许多共同话题来,有时直聊到凌晨也未能尽兴。

  这样接触下来,苏兰不禁回想起江鹏远过往对自己的好,感觉心里有什么东西在蠢蠢欲动。

  通过这段时间的耳鬓厮磨,他们原本结冻的爱情,竟窜起几股小火苗来,就连床事也相较之前更频繁了。

  不过在这期间,有一个人却时刻处于煎熬之中。

5

  蓝青眼看江鹏远对自己越来越冷淡,特别是这两周,即便是自己拿孩子来威胁,他也未来看望过自己一回。

  她知道,是时候该出手了。只要江鹏远看到那些照片,保准会和那个女人离婚的。

  之前的平头男正是蓝青雇来的,为的就是拍下床照,以防万一,做最后一博。

  蓝青早就知道江鹏远对苏兰的感情。她本是江鹏远合作公司的一个小秘书,由于工作原因与江鹏远在饭桌上结识,在一次江鹏远醉酒后,趁机投怀送抱。

  江鹏远当时也是醉的不清,嘴里一直喊着苏兰的名字。清醒过来发现枕边人是蓝青,还十分懊悔。

  自那晚以后,江鹏远就一直对蓝青避之不及,直到蓝青告知自己怀孕的消息后,江鹏远才主动联系她,表示想留住这个孩子。

  自古妃嫔上位,不耍点儿手段怎么行?蓝青冷笑着拨通了袁成的电话。

  她可没那么傻,凭着江鹏远多年混商圈的敏锐劲儿,她要是亲自把照片给他,肯定会将怀疑转移到自己身上。

  如今自己的肚子也大了,去哪都不方便,所以交代袁成将他手机里的照片打印出来,直接匿名快递到江鹏远的公司。

  “人不为己天诛地灭。”这是蓝青在挂电话之前最后说的话。谁知袁成却记在了心里。

6

  蓝青没想到苏兰会找上门来。

  苏兰一身风衣,干净利索,头发半束扎着公主头,妆容也十分精致得体,与素面朝天,身材还有些走样的蓝青站在一起,谁输谁嬴简直不能再明显了。

  都说小三总是比正妻要年轻漂亮,没想到她们却正巧反过来。

  想到这里,蓝青在苏兰面前就有些不自在,甚至还生出几分自卑。

  苏兰自顾自的走到沙发前坐下,姿态优雅,同时又拍了拍自己身侧的位置示意蓝青,倒像是她才是这个屋子真正的主人。

  “今天来只是想和你做笔交易。”苏兰从包里拿出一张诊断书,在蓝青眼前扬了扬。

  “你什么意思,我听不懂。”蓝青扶着肚子靠在一边,故意装傻道。

  “这张诊断是我的,上面显示我的身体各项机能一切正常,也就是说这么多年我和江鹏远之所以没有孩子,其实是他的问题。

  那么..”苏兰指了指蓝青的肚子,“你的孩子又是哪来的呢?”

  蓝青心里一颤,脸色惨白。孩子的确不是江鹏远的,她上一个渣男前任刚得知她怀孕的消息就跑没影了,她本来决意打掉,却在遇到江鹏远后才改变了主意。

  可是..苏兰既然知道江鹏远不能生育的事,为何不直接揭穿,反而来找她呢?蓝青心里还存在一丝侥幸,便嘴硬道:

  “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!”

  苏兰也没心思废话了,干脆开诚布公道:“袁成是你找来算计我的吧?

  昨天他带着床照来敲诈我,不过男人嘛,都是下半身动物,我稍稍使个美人计,将他灌醉,他就全招了,就连手机里的照片也被我趁机给删了。”

  “你到底想怎样!”蓝青早在心里将袁成骂了千百遍,同时赶紧捂住肚子,警备的望着眼前的女人。

  莫不是她此次登门,是要借机报复?

  苏兰冷笑,“别紧张,我说了是来做交易的。你呢,将最后的底片删掉,我就也不会叫江鹏远看到这张诊断,你觉得如何?”

  见蓝青沉着脸不答话,苏兰故意叹口气道:“就是各退一步,我想你和我一样,都不是真心爱江鹏远,既然都只是为了钱,又何必非要斗来斗去的?”

7

  苏兰是亲眼见蓝青将照片删除后,才离开的。

  回首望了一眼身后陈旧的楼房,苏兰嘴角沁出一抹冷笑。

  要说男人对一个女人是否上心,就看他愿意在她身上投入多少。

  看这个样子,江鹏远根本就只是想要一个孩子罢了。

  苏兰知道,单是江鹏远是绝对没有胆子留下孩子的,背后的操纵者绝对是他母亲——那个老妖婆的主意。

  呵,老妖婆不是想抱孙子吗?反正都活不长了,那就让她看着这个根本不属于江家的孩子,“含笑而终”吧。

  想通这些,苏兰轻松的走在街上,在经过一家影院时,望着身边走过的一对对情侣,心里既惆怅又隐隐有些期待。

  其实刚刚那番话,只是为了获取信任,假意讲给蓝青听的。

  或许以前自己图的是江鹏远的钱,但现在的她,是真的想与这个男人好好过一辈子。

  苏兰暗自下了决定,只要等公款的事情解决了,她一定会对江鹏远加倍的好。

  钱终究不是万能的,能买得来婚姻,却催生不出感情,苏兰也是直到现在才明白。

8

  谁知,周一到了,江鹏远却失踪了。

  蓝青也联系不上江鹏远了,这可把她急坏了。

  肚子已经6个多月了,这江鹏远要是跑了,她嫁给有钱人的愿望落空,甚至一分钱都得不到。

  这边蓝青摸着肚子愁眉苦脸,那边苏兰已经快要精神崩溃。

  她本以为江鹏远出了什么事故,不然也不可能无故失踪,没想到江鹏远的母亲却带着一帮人找上门来,铁青着脸,未等苏兰反应,便一声令下叫人将她的东西全部扔了出去。

  东西散落在公寓楼到各处,邻里都跑出来看热闹。

  苏兰涨红着脸,手足无措的望着自家紧闭的大门。

  她心中恐惧非常,不知道把她赶出家门到底是江母自己的决断,还是经过江鹏远授意了的。

  是发现了自己与袁成的一夜情,还是挪用公款的事东窗事发?苏兰不敢再往深处想。

  孤身拖着沉重的行李箱走在街上,苏兰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。

  正值深秋,寒风习习,苏兰却只着一件单薄的针织衫,冷风无孔不入,冻得她全身发抖。

  她不知道要去哪,也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。自江鹏远失踪后,苏兰就好像一下子什么都失去了。

  没有存款也就罢了,再还不上公款,自己面临的可就是牢狱之灾了,下半辈子也会彻底毁了。

  就在苏兰绝望之际,却没想手机叮的一声。是银行卡钱款的变动信息。

  信息显示苏兰的中行卡里到款100万。随即而来的是江鹏远发来的微信消息:

  “事情我都已经知道了。你的同事小张早已经偷偷联系过我,公款我也早在一周前就帮你填补好了,之所以一直没说,是想给你个惊喜。

  这100万,是你应得的一部分财产,我已仁至义尽。小兰,我们离婚吧!”

  此时江鹏远正坐在飞往国外的飞机上,一家美国公司早有意与他合作,甚至主动为他提供绿卡,希望他长期留在美国工作。

  只是他顾及到苏兰也许会不适应国外的生活,一直推脱。

  不过现在他倒是可以放手离开了,有关与苏兰离婚事宜自有律师会帮他去办。

  那天苏兰去找蓝青时,他正好揣着一张银行卡站在门外。原本是打算给蓝青一笔钱,叫她去打掉孩子。却不巧将她们的对话原原本本听了个遍。

  他虽因蓝青的欺骗而愤怒,但真正令他痛心的却是苏兰最后的一番话。

  “就是各退一步,我想你和我一样,都不是真心爱江鹏远,既然都只是为了钱,又何必斗来斗去呢..”

  原来是他会意错了,苏兰根本从来就没爱过他,自始至终,那个女人在意的也只有钱而已。

  窗外的天蓝的耀眼,只是此时映衬在江鹏远眼中的,却只有无尽的失落。

  此时此刻,苏兰也终于忍耐不住,站在人流涌动的街上,不顾路人惊疑的目光,哭到浑身颤抖,不能自持。

点击下方图片,更多精彩故事等你

  爱我,你就点点我

文章标题: “抓完小三去蹦迪,我被骗P了”
文章地址: http://www.hbjcny.cn/article-95-184877-0.html
文章标签:完小  蹦迪  被骗

[“抓完小三去蹦迪,我被骗P了”] 相关文章推荐:

Top